吉林援鄂队:精锐出战 倾囊相助 并肩战"疫"的时光化作深厚情谊 _金鱼角网

      <kbd id='3ShX1'></kbd><address id='3N1K8'><style id='3I9te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uNPof'></button>

          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·千城联播
    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 > 网络日报 > 网络文化 >

          吉林援鄂队:精锐出战 倾囊相助 并肩战"疫"的时光化作深厚情谊

          点击:82509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在昨天离开武汉的医疗队中,吉林大学第二医院第三批支援武汉医疗队奋战了整整60天。60天里,他们与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的同行们同舟共济,为救治患者倾尽全力。医疗队的队员们说,这段共同的战疫经历,早已让他们和同济医院医护、和每一位患者成为了一家人。

            共同抗疫的点滴,浓缩成奋斗的记忆。回首在武汉的奋斗的日子,难舍之情化作一个个紧紧的拥抱,依依惜别的泪水在脸庞滑落。

            吉林大学第二医院副院长 秦彦国:这60天里面,确实中间过程中有太多艰难,有泪水、汗水。但是当最后两名ECMO病人我们完成交接的时候,那一刻我的心里和我们队员的心里都是空落落的。这是你一直战斗的战场,突然从战场上下来了,可能说我们自己内心有骄傲、荣耀,但是更多的是在心里的不舍。

            两个月前,吉林大学第二医院第三批援武汉医疗队临危受命,全队50%医生来自急救与重症医学科,20%来自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,护理团队全部来自重症护理及相关学科。在武汉物资紧缺、医疗资源紧张的关键时刻,这支医疗队不仅派出精锐出战,还搬来了家底支援。

            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副院长 祝文涛:开了2000多公里,带着仪器设备,然后带了很多的呼吸机,还有ECMO。然后他们的尹主任是我们重症团队的组长,他们的医院的所有重症科全都来了,应该说是倾其所有,我们真的是特别舍不得他们走。

            吉林大学第二医院医疗队医疗组组长尹永杰,奔赴武汉时刚刚做完腰椎手术,走路还有一些不便。作为医生他当然知道自己最需要的是卧床静养,但他更清楚武汉前线更加需要他。来到同济医院后,他以院为家,始终坚守在患者的床旁。为了患者的生命与健康,他要把腰板挺得直直的。

            吉林大学第二医院急诊与重症医学科主任 尹永杰 :大家要夸我是最美的跛行逆行者,我说我们不应该把最美体现在跛行上,应该体现在把病人救活了,才是真正我们来的价值所在。

            尹永杰和他的队友们倾注在病房的心血与汗水没有白费。60天,70位患者在他们的救治下康复出院,回归到家人身旁。在留言簿上写下的一篇篇肺腑之言,无一不在表达着患者对医生最真挚的谢意。

            吉林大学第二医院副院长 秦彦国:我努力想记下你们每个人的名字,可惜我依然没有办法记全,希望你们再回来。如果你们来了,请给我们来一个电话,我们一定要请你们尝尝武汉的美食,喝武汉的排骨藕汤,谢谢你们,医者仁心,大爱无疆。

            按照医院的管理规定,病房内的留言簿无法带出来,但患者的深情厚谊却始终留在了医护人员的心中,那是一份无法割舍的牵挂。

            吉林大学第二医院急诊与重症医学科主任 尹永杰:惦记那些病人,反反复复地嘱咐我们同济的同行,注意病人这、那方面的问题,我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。

            这份友谊不止在医患之间,也在共同战斗的战友之间。并肩扛过最艰难的时光,又一起迎来胜利的喜悦,奋斗的日夜里结下情谊,早已让他们亲如一家。

            吉林大学第二医院急诊与重症医学科主任 尹永杰:华科、吉大一家人,同济二院一颗心。

            吉林大学第二医院副院长 秦彦国:共同抗击疫情暂时告一段落,但是大家相互交流,未来合作才刚刚开始。我们如何去应对这种疫情的应急,大家怎么样去协调,还有学术的发展,一切事情都等待着我们大家一起合作去共同攻克。

          【编辑:田博群】
          顶一下
          (52251)
          踩一下
          (31325)
      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推荐内容
          热点内容
          1 2 3 4 5 6 关于我们  |  本网动态  |  本网服务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版权声明  |  总编邮箱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返回顶部